Loading...
墨滴

张春成

2021/08/17  阅读:49  主题:默认主题

We are So Strong

We are So Strong

As a whole.


他们过得都不好

网上言论很有意思,

  • 说到收入和改革,就是铁拳论,似乎我们比隔壁韩国强;
  • 说到美国就提阿富汗,似乎我们从没那样惨。

但有首词写得不错,叫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先说阿富汗

那地方挺惨,被人家占领了20年。 但挺奇怪的是,在这20年中, 其人口翻了一翻。

NormalizedCompare
NormalizedCompare

红线是阿富汗人口,这个人口曲线是归一化过的。 什么意思呢?

就是假设2000年,它的人口是1, 那么计算下来,到2020年,它的人口上涨到了1.9左右, 所以我说,它的人口在这20年中翻了一翻。

那么蓝线呢? 是我们中华的人口,时间区间是从1912年到1947年, 那段极其黑暗,内忧外患的时间。

我们的人口怎么样呢? 几乎没有增长。

这说明了什么呢? 我们那段时间比我们现在有点带着嘲讽看待的阿富汗, 还惨。

这就叫

亡,百姓苦。

再说韩国

我们后来站起来了。 就不跟战乱国家比了, 我们跟韩国比比。

  • 人均GDP的比较

    GDP = dict(
        korea = 31497,
        china = 10484
    )

绝对数值低不代表什么, 人民的体感幸福无疑更加重要。

工资

看看工资标准:

  • 韩国目前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8350韩元,合7.1025美元;
    • 按每天8小时算,每月合1217美元;
  • 北京目前的最低工资是每月2320元,合348美元。

我们把两个数除一下,

它的分子(或分母)是这样一个系数, 它代表劳动者的每一份收入,所生成的GDP数量。

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当有意思的指标, 不难算出,该指标的数值是1.1646。 代表什么意思呢?

代表一个中国人和一个韩国人工作相同的时间, 雇佣中国人的资本比雇佣韩国人的资本, 多获得16%的利润。

这个利润还有个学名,《资本论》自己去读,这个我不负责教。

这个数值的存在同时奠定了两件事

  • 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成本优势;
  • 中国劳动者在社会财富分配中的劣势地位。

价格

生活水平当然不只是由工资决定的, 还有物价呀。 所以我们比比房价。

  • 首尔市区的房屋均价为15050000韩元,合12801美元;
  • 北京海淀区房屋均价为62363元,合9354美元。

绝对值差的不多, 但考虑到两地收入的差异, 我还是再算一个指标吧。

它的分子(或分母)代表在当地买一平米的房子, 需要付出几个月的劳动。

这个比例的数值为2.5567

这代表一个北京人,需要付出首尔人2.5567倍的时间和努力, 才能获得相应的回报。

这就是所谓

兴,百姓苦。

就到这里吧。

我想到了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里的一句台词,

“想想你是个啥,有的是词儿。”

张春成

2021/08/17  阅读:49  主题:默认主题

作者介绍

张春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