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墨滴

留胡子的豆腐

2022/01/13  阅读:21  主题:橙心

环形RNA

行业|推动环形RNA药物产业化新势力之环尾蛇

大家好,我是BioFatory主理人豆腐(第一次正经自我介绍),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鼓励支持,今天由我来主笔,带来新的系列文章。

相信,过去的一年里,环形RNA(circRNA)已经在RNA新药研发行业的朋友那里混了个眼熟,不管是在公众号抑或微信群里面,环形RNA相关的文章隔断时间就会冒出来,看来它确实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国际上已经出现很多致力于环形RNA药物产业化的新药研发公司,国内也有了王泽峰的环码和魏文胜的圆因。但是,据笔者的观察来看,有一部分朋友可能还没有时间详细了解环形RNA的相关背景,因此BioFatory作为读者大人的信息爬虫,打算深度剖析一下打造环形RNA药物产业化的新势力。

首先,让我们认识一位神一样的男人(笔者只能说一句yyds),他就是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综合癌症科赫研究所的Daniel G. Anderson教授。Daniel实验室融合生物学和工程学的方法来开发新的人类疾病治疗方式。如何实现在体内把药物递送到特定的靶标细胞中,这是Daniel致力于解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许多具有治疗潜能的大分子,例如DNA,RNA,蛋白质,只有在细胞内才能发挥功能。Daniel实验室已经合成出类似人工病毒的纳米颗粒,可以将基因药物递送到细胞内,打开或者关闭靶基因,甚至永久性地编辑基因组。另外,Daniel还致力于开发新的医学材料和组织工程学方法,已经研发出智能活体医学设备,可以很好地适应人体免疫系统,当机体需要时释放药物,可以用来治疗一些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最后,Daniel还致力于开发下一代癌症纳米治疗,主要研发疫苗和控制免疫细胞功能的方法。总而言之,Daniel G. Anderson教授在纳米治疗和生物医学材料方面的顶级研究者,做出了杰出的科研成果,同时也是许多生物科技公司的共同创始人(Living Proof, Olivo Labs, Crispr Therapeutics (CRSP), Sigilon Therapeutics, Verseau Therapeutics, VasoRx, and Orna)。

为啥会说这个满头金发的男人是神一样的存在,可以随便挑选几篇他最近几年发表的文章,给读者大人看看,你们就知道原因了:

2019年在Nature biotechnology发表文章Delivery of mRNA vaccines with heterocyclic lipids increases anti-tumor efficacy by STING-mediated immune cell activation

2020年在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发表文章Nanoparticle-encapsulated siRNAs for gene silencing in the haematopoietic stem-cell niche

2020年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发表文章Engineered PLGA microparticles for long-term, pulsatile release of STING agonist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2020年在Nature communications发表文章Synergistic lipid compositions for albumin receptor mediated delivery of mRNA to the liver

2020年在Nature biomedical engineering发表文章Reduction of the therapeutic dose of silencing RNA by packaging it in extracellular vesicles via a pre-microRNA backbone

看看,在2020一年里,不算其他的,光发的顶刊就跟灌水一样,集中在RNA递送系统这一块。挖到这里,如此不可一世发文章的行为,充分激起了笔者对于他的兴趣,于是,笔者去查看了他的学术背景,后文中用大G代指让我们膜拜的Daniel G. Anderson教授。

在1992年-1997年期间,大G在加州大学本硕博三连读,于1997年,在Cell发表The translocating RecBCD enzyme stimulates recombination by directing RecA protein onto ssDNA in a c-regulated manner,凭借此文大G顺利拿到博士学位,此时他的研究方向是DNA双链断裂修复和同源重组。

image-20220112175242533
image-20220112175242533

在2003年,大G发表了Semi-automated synthesis and screening of a large library of degradable cationic polymers for gene delivery,此文通讯作者是Robert Langer,笔者推测此时大G可能去了 Langer实验室做博后,这以后把研究方向转向了基因递送系统,背靠Langer(传奇中的传奇,43岁集齐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三大科学院院士头衔)这颗大树,从此一飞冲天。

好了,我们现在进入正题,大G在2018年和2019年接连发表了两篇文章:

  1. Engineering circular RNA for potent and stable translation in eukaryotic cells
  2. RNA Circularization Diminishes Immunogenicity and Can Extend Translation Duration In Vivo

正是以这两篇文章为基础,Orna Therapeutics成立,在2021年2月完成8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致力于推动环形RNA新药产业化,该公司Logo是一条环尾蛇,极具个性。

今天算是抛砖引玉,接下来的两期,我们将重点介绍这两篇文章带来的革命性成果——利用环形RNA在真核细胞中表达外源蛋白。

留胡子的豆腐

2022/01/13  阅读:21  主题:橙心

作者介绍

留胡子的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