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墨滴

程序猿石头

2021/03/14  阅读:11  主题:橙心

家穷应该读大学吗?| 寒门学子的奋斗史(一)

关于作者:程序猿石头(ID: tangleithu),现任阿里巴巴技术专家,清华学渣,前大疆后端 Leader。欢迎关注,交流和指导!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原文链接,转载请全文保留。后台回复关键字 “1024” 获取程序员大厂面试指南。

家穷应该读大学吗?
家穷应该读大学吗?

“家穷应该读大学吗?” 这是知乎上的一个问题,我将用自己的经历来回答这个问题。首先,答案肯定是读,还得好好读。

高考文科状元如是说
高考文科状元如是说

正如上图这位高考状元所说,我们必须得承认,确实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会有一些优势,但这并不是我们家庭不好的同学放弃读书的一个理由。

虽说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读书的确是给穷人家的孩子提供了一个“相对”公平的出路,提供了一个翻身的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讲,对于贫困家庭的同学来讲,你就应该抱着 读书就是我唯一的出路这样的心态来求学读书。

我来自国家级贫困县,一个曾经都在为缴学费问题发愁的穷学生,通过读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贫困山区小学到985大学再到Top2硕士,都是靠勤奋读书一步一步走来。虽然现在也是一个在帝都打拼的普通码农,不过从当年的穷小子到现在能安家北京,自己感觉这一路还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方面运气也还算不错,另一个方面也是自己一直在努力奋斗。

这将是一篇个人经历的长文回答,内容有点多,感兴趣的同学慢慢看吧,希望能够给部分条件不好的同学一点鼓励。

先讲讲『穷』吧,老家重庆某偏远国家级贫困县里的某个小山村,父母都务农,普通老老实实的农民,还好父母一直重视教育,没让初中毕业就让外出务工。

怎么形容偏远呢?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的老家在重庆市,别看是个直辖市,穷的地方是真穷。读高中那会有幸得市里就读(免费的,后文会讲),从县城到市里乘坐大巴车,6个多小时才能达到市里,行车途中还会修整吃饭。

从小学讲起吧。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小学很少有零用钱。但从小被教育穷人家的孩纸只有读书这一条路好走,因此自己也比较努力。

当初还未完全实施九年义务教育,因此读初中必须通过考试,老爸的从小就灌输『只有考上县一中,才会让继续读初中,不然就早点出去打工』(当然现在知道,这应该都是为了激励我的话)。

等读到高年级了,『九年义务教育』实施了,县一中是不能考了,因为乡里的小学毕业顺理成章读乡初中,县城的小学才能读县一中。(有点现在学区派位的感觉)。因此家里条件好的同学,基本在 6 年级上、下期的时候就转学到县城小学读了。

我自然而然继续在乡小学读书,因为转学到县城可没那么多钱啊,只能按部就班读乡里的初中(原来我已经早早地就被『学区房』给『摆了一道』了)。

一方面家里确实条件不允许,另外一个方面,父母的观念(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是:学校差点没关系,老师差点没关系,能把教得差的老师的那几招学到手也就行了。

对了,上小学的时候,除了课本,基本没有其他参考书可以看的,乡里赶集的街上也没个书店什么的。更别说现在小孩纸们各种课外的辅导班了。

当然家里有条件的同学会到县城的新华书店买教辅。我也就经常找同学借教辅书来看。(年代久远,不记得 90 年代的教辅书是哪种了,没搜到)。

读小学时,最担心的就是学校要收各种费用了。这种收费,都是老师向学生收取,让回家找父母要,比如什么校服费用。每次回家找父母要,都太难要来了。校服费基本每年都有吧,每次老爸都先“赖一赖”,让我跟学校反馈我自己不要校服,所以不交,好像偶尔还真能赖过去。实在不行,也会勉强交上。

父母从小教育挣钱不容易,我也会帮忙给家里干农活:种土豆,父母地里一排排挖坑,我就负责放种(子)、肥料;给庄家锄草;割猪草;收玉米;等等。(估计很多城里人应该都不知道这些农活应该怎么做吧)。最害怕干的农活是两种:

  1. 锄秧草(锄水稻田里的杂草):需要一直弯腰在水田里,水稻秧苗深时,会戳到脸疼。
  2. 摘黄豆叶:摘黄豆叶用来喂牛。黄豆叶上往往有 “毛毛虫”(重庆话“活辣子”、“八角钉”),不是一般的那种毛毛虫,下图这种,不小心触碰一下,肿大块,疼得不行。
活辣子、八角钉
活辣子、八角钉

小学期间也有过挣钱的经历,当然不是电视里面演的给富家子弟写作业。乡里有人会来回收一种中草药 —— 折耳根,又名『鱼腥草』。

折耳根
折耳根

上图就是折耳根,除了是一种野菜外,也可以做药用。一般回收时得晒干,长这样。现在已经记不清多少钱一斤回收的了。只记得当初一有时间就会背着背篓到山里到处寻觅扯回家晒。

药用鱼腥草
药用鱼腥草

积累了一点钱后,可以用来当零花钱了,也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书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第一本非学校教材外的『课外书』就是一本厚厚的 —— 《现代汉语词典》(比下图的这个版本更老)。

随着年龄增大,也学会偷懒了。不想干农活,就跟父母说,得做作业(读书越到高年级,作业也越来越多,这个是事实)。好在父母也理解,于是后来我的其他农活就干得少了,任务就是在家做饭,等父母务农回家不用再自己做饭,吃现成的了。

不怕你笑话,因为小时候做饭洗碗多了,小时候其中的一个梦想就是家里有一个专门的洗碗槽,能够用水龙头冲着水洗碗。农村没条件,洗碗基本是在锅里一锅水,沾了不少剩饭油,感觉手油腻腻的,脏手,想着冲着洗干净些。

当然,男孩纸也都有调皮捣蛋的时候。上学时,在课堂上也经常不守规矩调皮,有两次印象深刻的“挨训”:

一次放学后做教室清洁,和其他同学在教室里“大战三十回合”,把擦桌子的抹布搞到教室天花板粘上了,结果到第二天都没掉下来。班主任发现后,大发雷霆,让我们几个去找竹竿,让捅下来。结果找来竹竿后(学校旁边就有农户),班主任将就竹竿就使劲打我们。

另一次在一美术课上不守规矩,被老师罚蹲马步,一节课还不够。老师下一节课在隔壁班上课,就让我到下一个班级继续蹲马步。

好在学习成绩还一直都很不错,基本每学期都会获奖,《三好学生》、《学习积极分子》等奖状贴满了我的房间。(那个时候能获得的奖状的学生数量可比较少)。

先写这么多吧,后面将继续分享从乡村中学到大城市免费读高中,高考到某985就读软件工程专业,再然后保送至Top2的求学经历。

程序猿石头(ID: tangleithu),现任阿里巴巴技术专家,清华学渣,前大疆后端 Leader,欢迎关注,交流和指导!

欢迎扫码加入互联网大厂内推群 & 技术交流群,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后台回复关键字 “0” 送阿里技术大礼包。

程序猿石头

2021/03/14  阅读:11  主题:橙心

作者介绍

程序猿石头

阿里云码农,招技术P6/P7,欢迎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