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墨滴

marxecon

2021/09/03  阅读:36  主题:橙心

推文

Gordon, S. (1968). Why Does Marxian Exploitation Theory Require a Labor Theory of Valu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76(1), 137-140.

1968年,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刊登了印第安纳大学经济学教授Scott Gordon的论文《为什么马克思的剥削理论需要劳动价值论》。之所以说这是一篇奇文,是因为

  1. 这篇论文只有3页(虽然有4个页码)
  2. 这篇论文只有3个公式
  3. 这篇论文发表在号称顶级期刊的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在短短3页纸当中,作者提出了三个命题,并各自表述为一个极其简单的公式。这三个命题围绕同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干脆彻底抛弃劳动价值论,从价格方面进行分析呢?

首先,作者提出了一个概念“分配权函数”,并且指出这个概念源于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时所内涵的规范标准:获得实际收入的道德权利,其唯一基础是社会必要劳动的表现,即

其中, 是获得收入的权利数量, 是完成的劳动数量。

其次,作者给出了一个基于经验事实的“分配房成”,即资本主义下的国民收入在劳动者和财产所有者之间分配,即

其中 代表净国民产出, 分别代表工资和“剩余价值”。

最后,作者给出了他心目的马克思劳动价值论表达式,即接下来的(3)式,

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下的国民收入是社会必要劳动量的函数。

(1)式和(2)式共同刻画了作者所理解的马克思剥削理论:(1)式意味着,在规范经济学层面,只有劳动创造价值,才配得到收入,但是(2)式意味着,在实证经济学层面,如果拥有财产的资本家也获得收入,即 ,就意味着资本家窃取了本应属于劳动的东西,从而出现了剥削。

(3)式则揭示了劳动价值论与剥削理论的关系。在作者看来,之所以需要劳动价值论,是因为需要劳动价值论堵住后李嘉图社会主义者的悠悠之口——只有劳动价值论,才能确定作为劳动结果的收入权总和正好等于生产商品的总和,即

行文至此,作者的论证结束。

以上论证,真得能够论证马克思的剥削理论为何需要劳动价值论吗?

不能。

首先,(1)式所说的马克思“基本规范论断”不仅不符合马克思的原意,而且恰好是马克思所批评的对象。在著名的《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马克思怒斥瓦格纳:

这个蠢汉偷偷地塞给我这样一个论断:只是由工人生产的“剩余价值不合理地为资本主义企业主所得”。然而我的论断完全相反:商品生产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必然成为“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按照商品生产中占统治地位的价值规律,“剩余价值”归资本家,而不归工人。

也就是说,马克思并不认为“剩余价值归资本家”足以概括他的剥削理论。

在这篇犀利的评论中,马克思还作了如下澄清:

在我的论述中,“资本家的利润”事实上不是“仅仅对工人的剥取或‘掠夺’”。相反地,我把资本家看成资本主义生产的必要的职能执行者,并且非常详细地指出,他不仅“剥取”或“掠夺”,而且迫使进行剩余价值的生产,也就是说帮助创造属于剥取的东西;其次,我详细地指出,甚至在只是等价物交换的商品交换情况下,资本家只要付给工人以劳动力的实际价值,就完全有权利,也就是符合于这种生产方式的权利,获得剩余价值。但是所有这一切并不使“资本家的利润”成为价值的“构成”因素,而只是表明,在那个不是由资本家的劳动“构成的”价值中,包含他“有权”可以占有的部分,就是说并不侵犯符合于商品交换的权利。

其中,“但是”之后的句子再次强调,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家“有权”占有工人劳动“构成的”价值的一部分,这就与作者在文中提出的(1)式划清了界限。

其次,(3)式所理解的劳动价值论,同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相去甚远。(3)式只是一种特殊的生产函数,只能刻画投入劳动量和使用价值量之间的关系,这不仅没有讨论劳动和价值的关系,而且恰好遮蔽了价值概念的本质。对此,《资本论》第一卷有一段非常精辟的刻画,

价值不断地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在这个运动中永不消失,这样就转化为一个自动的主体。如果把自行增殖的价值在其生活的循环中交替采取的各种特殊表现形式固定下来,就得出这样的说明:资本是货币,资本是商品。但是实际上,价值在这里已经成为一个过程的主体,在这个过程中,它不断地变换货币形式和商品形式,改变着自己的量,作为剩余价值同作为原价值的自身分出来,自行增殖着。

这意味着,早在作者以 ,也就是商品和货币刻画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一百年前,马克思本人就已经舍象了它们,找到了躲在货币和商品背后的资本,以及躲在资本增殖背后的特殊商品——劳动力。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重新界定了古典政治经济学提出的劳动价值论。

概言以上两点,并不是说马克思的剥削理论需要劳动价值论,而应当说剥削理论本就包含在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之中。这意味着这篇JPE的3页纸论文连标题都站不住脚了。

如此大费周章地评论这篇论文,也是为了评论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试图一脚踢开劳动价值论,继而论证马克思剥削理论的一干论文。对于此类论文,唯有送上诗仙的名句——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marxecon

2021/09/03  阅读:36  主题:橙心

作者介绍

marxecon